關於部落格
以原創小說與同人文為主。V家同人社團「青い結晶」管理人主頁。





  • 160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家同人文-紫の蝶 上[リンXKAITO主](R18注意)




紫 の   [リンXKAITO主]

每想要伸手捕捉你的身影,卻總是一瞬間便消散。
最後留下的,是始終虛幻的,輕舞的,
紫色蝴蝶……

   壱ノ蝶

已經不知道,自從回到久違的家之後,有幾夜難以入眠。
生理機能、心理沒有任何障礙。只是,每當一人獨處的夜晚,總是無法深眠。
夢中的自己,努力伸長手臂想抓住什麼,最後終將落空。
似乎忘了什麼、失去了某個對自己而言無比重要的東西。
過去我做了什麼、姊姊哀傷的眼裡總不願透露,隻字片語。
不想再以安眠藥入眠了。
不想再渾渾噩噩地度過一天了。
不想再於空虛無力感中,醒來了。誰都好,請來讓我,解脫--


那是某個大學課後的下午。
在唱片行找尋入眠音樂,眼前,忽地瞥見一頭亮金短髮,國、高中樣貌的少年。
紫蝶,環繞飛舞著。他一轉身,對我淺淺笑了。
難以言喻的懷念感震懾心中。曾在哪裡看過,那有點悲愴,又充滿憐愛的眼神……
「等一下!」
想也不想地,追上。
只見那個背影,一瞬消失……紫蝶,也失去蹤跡。
這難道只是一時失焦?

「……不要胡思亂想,趕快睡覺。」
夜晚,和姊姊例行地談話。原目的似乎是為了知道我的復原情況,久而久之,也成了習慣。
聽到「紫蝶」與「金髮少年」的字眼,姊姊皺緊細眉,神情越發哀傷。
許多年沒見過姊姊歡笑的模樣了。好好調適自己的狀態,是我該做的。
只是……難道想瞭解那些遺忘的過去,也不能被允許嗎。

那天晚上,夢中,出現了紫色蝴蝶。
以及,想不起樣貌的,少年背影。


  弍ノ蝶

忙碌的姊姊留言,今晚又得加班到深夜。晚餐,自己準備。
於是再訪唱片行,賭運氣,是否能再見到那虛幻少年。
「你,還記得我嗎?」
那人,卻主動現身了。
戲謔的語氣,全黑的長外套,挑逗意味的眼眸。
一切的一切,都有種熟悉感。
「你的確是……」
某個未知的名字,梗在喉中發不出音。
「不用說。」
細長指尖抵在發聲處。
「我會讓你想起,我的。」

一切都很自然。
引著少年進屋,由淺自深的兩唇相接,探尋彼此的敏感地帶,盡情釋放的,情慾。
少年由始自終都沒有褪下衣裝。
「這樣……太狡猾了。讓我見見你的全部。」
少年只是微笑,垂下眼瞼。
「不行。你,會嚇到的。」
輕而淡的早熟語氣,與細瘦身形大不相同的強勢行為。
他一切的一切,都令我感到無比的懷念。
有種,這發展是天經地義,的感覺。
眼前,紫色蝴蝶,忽顯忽逝,舞動著……

『我會再過來。好好地,在這等我。』
晨間,留下聯絡方式後,他就離開了。
名字是……Ren。模糊記憶中,閃過某個極相似的字眼。但,轉瞬即逝。
從那夜開始,重複著相同行為的我們。
在空無一人的房內靜靜等待的我,進房的他,越加親密的肢體接觸。
你在做些什麼、住在哪裡、為什麼願和我做這些事。從來沒有,問出口的必要。
每個夜晚,沒有他的體溫就不成眠。
即使日間他的離去令我感傷,卻也更加期待夜晚。
『這裡,很舒服吧。』
『今天,想要玩具,還是我?』
『說。告訴我,你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日接一日的快感,填補了不安空虛的內心。
失眠的日子,再也沒有來到。
只是,充滿謎團的紫蝶,並沒有消失。

總是忙碌的姊姊,沒有餘力注意我的情況如何。
徹夜不歸的情況增多,便以電話連絡。
我很好。沒事。最近不再失眠了。這樣掩飾。
於是,我日復一日沉溺在Ren的懷中。

很快地,長假來臨。
紫蝶紛飛。
Ren笑著奪去我的唇,一同渡過暗夜。我感覺,很久以前我倆便是如此了。
我不再注意那些紫蝶了。


  叁ノ蝶

假期。等待著Ren,是枯燥日子中的唯一樂趣。
然而,在沒有他的白天,寂寞不斷地侵蝕著我。
為了排解孤寂,只能選擇與其他人遊玩。雖然,那並不是想被擁抱的身體。
扭曲的慾望,無處發洩的寂寞。只是愛著,卻遽增的痛苦。
早點來找我。我一直想見你。你在哪裡、做些什麼?
陳腔濫調,說不出口。我,不想再擁抱寂寞等待了。

「奇怪了。你最近,身上有不一樣的味道。」
沒那回事。
「我不在的時候,你亂來了?」
沒那回事。
「你,都去找了什麼人玩?」
沒有的事。
「你是誰的,說。」
我是……Ren的。
「知道就好。」
知道歸知道,我......還是抑制不了Ren不在身邊的難受。遊戲,也沒因此停止。
於是爾後,發生了那起事故。

週末午後,常去的酒吧。
剛結束「服務」後。
「--你這小子,技術還真是沒話說。真讓人好想獨占,你寂寞的小嘴巴啊~」
粗鄙的高大漢子如是說。
「請不要隨便碰我。我為你服務的,只有嘴而已。」
後悔的我,甩開他擅自搭上肩的熊臂。
「哈、不過就是個拉客,說什麼!下次,一定用巨砲讓你下面的小嘴唉唉叫。」
我輕蔑地回一眼,拉開距離。
「很抱歉,不會有下一次了。這是我的規矩。」
不再看他任何一眼,往出口走去。我沒注意到,那人的劇變。

「你……你這個……你這個蕩婦!!得了便宜就賣乖!?
難道不知道本大爺是什麼人物嗎!?」
察覺震怒的男人手中握著破碎酒瓶時,已經不及閃避。
框啷
酒瓶被擊向空中,落在幾公尺處。
「……大叔。你難道不知道,搶別人的東西是有罪的嗎?」
飄逸的紫蝶。
紮成馬尾的,金色細長髮絲。
瘦小卻又比任何人更加凜然的背影。
堅毅,又虛幻的偏高音。
是……不該在這時間、這地點出現的,Ren。
因割傷而流著血滴的手掌,伸向了我。
「走了。」

第一次被Ren強硬地,拉著走。
相繫的指間,傳遞著深紅液體、盛怒的溫度。
一路上,Ren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問他要去哪裡、不包紮傷口嗎,都是無言的回答。低垂的臉,看不見任何情緒。
「蹲下。全部舔乾。」
進了某間小公寓,床邊坐下的Ren,喚我蹲低。在面前伸出的,是鮮血汨汨的手。
毫無情感的冷綠雙瞳。不容許拒絕。
即使,這樣的Ren令我畏懼,但我無處可逃。因為一開始,就是自己選擇的。
Ren,是我選擇的。

「你真的,都忘記了啊……」
低頭舔舐時,聽見了Ren的自語。裝作,沒發覺。
「要好好記住喔……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永遠都是我的。直到想起來那天的事之前,
你是我一個人的。就算想起來了......也一樣是我的。」
語畢,輕柔地撫了我的髮。
「不懂、對吧。沒關係的,抬起來。」
差不多乾涸的傷,我忍著口內鐵鏽味,望向他。
「先別動喔……看,很適合你。」
Ren為我套上的,是束縛。壓迫頸間的,項圈。見到這景象,我沒有做任何抵抗。
熟悉感又湧了上來。好像,以前也曾經這樣,被某人拘束。
「到這裡來。為了讓你不再離開我,忍耐一下喔……」
這一次,是四肢都被束縛。
甜美為名的鎖鏈,包裹深厚的感情,這些都讓我,似曾相識。
紫色蝴蝶,飛近眼前,又一瞬間,消散而去。

從那一天開始,我不再離開Ren的身邊。


  肆ノ蝶

『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只是希望,你能自己管制才會不管你,為什麼……對不起……
是我……是姊姊的錯……對不起……』
還是大學生的姊姊,抱著我不斷哭泣。我不知道,到底她為了什麼而哭。
我做了、不對的事嗎。
我到底,做了什麼事。
臉上,怎麼溼溼的。
為什麼,身上衣服會這麼亂,而且還有紅紅的沾在上面。
沒有受傷,也沒握著任何東西的手,為什麼、會有深紅色液體留在上面呢。
為什麼有一種,好空虛、好痛苦的感覺?

驚醒的早晨。臉頰上,留下了兩行淚痕。
好像做了惡夢,內容卻完全沒有印象。
望向身旁,沒有見到Ren。正當微小的傷感竄起時...
「Ren!」
換上襯衫和便褲的他,走進房間。
「你的臉,怎麼啦。作惡夢了嗎?」
「嗯……因為Ren不在,所以有點害怕。」
他寵溺地笑了。
「我不是回來了嗎。」
說著,給了早晨的早安吻。

自從被鍊在Ren房間後,每天晚上,Ren都會先做過再一起睡。
早上醒來、為我更衣後會暫時鬆開,不過活動範圍僅止於Ren所居住的這間公寓。
Ren似乎是獨居。曾有過父母和一個雙胞胎弟妹,但現在都不在人世。某天他說道。
「我想要的東西,總是和那傢伙一樣。雖然我會讓步……可是怎麼可能甘心。
就像你,我好不容易得到你,才不會再讓給別人。」
這麼說著的他,神情無比認真。
「我最重要的人,永遠都只有你。我愛你,好好記住。」
這應該是令人感到溫暖的話語,不知為何,我卻從他的語氣當中,瞧見了悲傷。
紫蝶失去了活力,飛得越來……越低……
                     

                       [待續]






----差點就在摘要破太多梗的後記-------------------
注意到的時候……我的風格又改變了(汗)
為什麼我會這樣寫呢……算了這其實不重要(攤手)

每章的標題是數字的古字。
因為リン在前期都表現得像レン一樣,所以人稱是「他」。原因後段會說明。 
KAITO的感覺請用憂鬱青年看待。
Ren這名字是特別安排的,並不是我拼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