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原創小說與同人文為主。V家同人社團「青い結晶」管理人主頁。





  • 1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家同人文-紫の蝶 中[リンXKAITO主]

  

  伍ノ蝶

「這些日子以來辛苦妳了。」
來自同事的問候,令疲勞的她露出一絲苦笑。
「不會的,這是我的本分啊。如果還需要我的話,隨時說一聲都可以的。」
咕嚕嚕嚕嚕……
口裡說著客套話,但疲累和飢餓卻背叛了她。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我先去、吃午飯……」

享用午餐過後,她突然想起待在家中、令人忍不住操心的弟弟。
「……是我,弟弟,你在家嗎?」
話筒另一端嘟聲持續,沒有被接起的感覺。
「不在家嗎……?」
又等了一會,仍是無人應答。
「應該是出去玩了吧。唉--也是,都是大學生了呢……」
雛鳥離巢般的寂寥,使她不禁嘆息。
她升高中的那年,父母出了車禍雙亡。從此,倚靠著保險金維持生活,她也開始半工半讀生涯。
努力勤奮的她,最擔心的是家族中僅存的,相差六歲的弟弟。
與堅強能幹的她相較之下,弟弟性情較為懦弱,缺乏陽剛氣息的模樣使他經常成為團體中被欺侮的對象。
有幾次,事態都演變到需要身為代理家長的她出面,才能解決的地步。
曾試著鍛鍊他,但成效不彰。本以為這現象,只會在不懂事的孩童時代才會發生,
於是中學時她便較少關注弟弟。同時也是,依靠獎助金升上大學,她也開始忙碌的緣故。
沒想到,竟因此引來更嚴重的結果……
「……不,我不能再回想了。現在能做的,就只有讓他維持穩定。如果能永遠,不要想起那些事就好了……」

下班,回到家中。
「弟弟,你回來了嗎?」
環顧四方,仍是不見人影。她開始擔憂起來。
「他很少這麼晚還在外面玩的啊。到底是去哪裡了?」
她撥打起曾被嫌吵而較少打的,弟弟的手機號碼。
「……快接啊……拜託至少,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請問是哪位。」
帶有些許憂愁感的低音男聲。
「弟弟!你現在在哪裡?」
「現在,不方便接電話。請過一會,再打過來試試看……」
聽見語音,她失望地深深嘆息。
「你究竟,在哪裡啊……拜託,別再讓二年前的事重演……至少。」
她祈禱著,弟弟的平安。


夜,Ren的公寓內。
「你的手機,一直在響呢。」
晚餐過後,我們一起看著無趣的電視節目消磨時間。突然地,Ren說起。
「大概是姊姊……Ren,可以還給我了吧?姊姊會擔心的。」
自從被帶到這裡來,我的手機、便被他沒收了。美其名,是保管。
「不--行。要是你藉故報警,我可就完了。」
這幾天來,縱使我不曾想過逃跑的念頭,Ren還是不怎麼信任。他一直認為,我會找機會報警。
「我不會離開Ren的,我發誓。」
聽我這麼說,他懷疑地瞄了一眼。然後,伸出翹著的小指頭。
「說謊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針!」
「嗯,說謊的人吞下一千根針。」
『……結果……你還是不守約定呢。』

一時目眩。我記得,曾在哪看過。
這個情景。
曾經,有張哭泣的表情,他
他哭著,笑著,露出無可奈何的模樣。
『好殘酷哪……你明知道的。』
撫著我臉頰的手,是那麼的冰冷。

『……因為知道即使如此,我也依然愛著你……所以才這麼做嗎。
不過我@$%#!^&$*u@!$!@%$#^$就是&^*#%%@$!@$@#%!#%$#^喜歡*()&(&u$#這樣的@#%$%^%*@&(你……』
「嗚!」
頭好痛……想不起來……
「沒事吧?」
看著Ren擔心的神情,我便安心了。
不要緊。現在的我,身邊有Ren在。
「Ren。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對吧?」
他愉快地笑了,那是如煙火般燦爛的笑臉。
「那不是當然的嗎。我會,永遠和你在一起的。」


「……不過,果然還是對姊姊有點不好意思。你能讓我打通電話嗎?一下子就好。」
我誠心地懇求。於是,Ren也只好妥協。
「……用我的打。」
接過Ren的手機,按了姊姊的電話號碼,不一會兒便接通了。
【弟弟!這麼晚了你在哪裡!?】
姊姊慌亂的喊著。
「對不起。我很好……「開擴音器。」
Ren突發地要求。
「……什麼?」
【喂?有在聽嗎?】
看我一動也不動,Ren走近,代替我按下了擴音鍵。
「繼續說。」
坐回沙發,Ren的表情毫無變化,只是繼續盯著。
「……不好意思。姊姊,總之我要在外面住一陣子。」
盡力使自己的聲音聽來平靜。
【是這樣嗎?好吧……那至少,要記得再打回來。可以的話,給一下那邊的聯絡電話好嗎?】
「這個就有點……」
我無言地看著Ren。他會准許嗎,這不是我能決定的。

「--他在我這裡。我的名字是,リン。妳沒有忘記吧,姊姊?」
怎麼一回事。Ren,認識姊姊?
而且那個名字……
那個聲音,怎麼好像某個……
某個……
『你們在做什麼!?』扭曲的うぇjふぃwぇmjdfqjふぃおdんうぇlfうぇ;lfめl;wfbdcjんqlせckんlkkmlwえmck
轉呀轉呀轉jうぇkdcbkjうぇんckjうぇんjcんkjうぇんcfkjんうぇlfんcうぇklんdklwねfklんlwえんcfkl¥紫蝶
えwfklwrgjvlkwrmjfvくぇm;gvw・えr,fvw・えrgヴぇw.gb頭痛kぇwfhjcklwえgfvklwえfklcjうぇlkfjlwえkfjlw
『……不行唷……』
『不行唷……不可以忘記……為了不讓你忘記……這樣才對……』
ウェgfvklwrjgklw絵mlfc、ウェl;dqdクェgゔぇついrjgfウェ、cl;qmqw,cl;mwフェ;svbうぇjんcfぇvkmw;k轉呀轉呀轉
紫色蝴蝶fvwwklrvbぇrmんbくぇrmgv、。wr・bmlwれqwfkjうぇhgfklvくぇhんlfjmqkぇfvヶqgvlんwrlkんvkwrんb
『你說過了!因為你說過了!不是這樣!』
紫色蝴蝶えwfkふぇrgvうぇjんfklvmjうぇklvんmgkvbrうぇんbklんれklねrlbんぇrんbぇrfんklcうぇmvklwうぇgfwぇfjl
不是!不可以!不可以!
紫色蝴蝶うぇfkふぇfvjlwえjgvくぇんjvlkうぇrhfl;kwql、うぇ;lv、w;bl;rウェ、bl;レlgwrl;f,cqwンスwqrぽウェlc.qfvg

在那之後……

 

 

 

 

『因為我實在……太愛你了。對不起。再見……
我愛【你】。』
「不要啊啊啊啊啊----!」

 

 

 


「停下來!!」
電話已經掛斷了已久。我抱著自己止不住顫抖的身體,站不住。
那到底……是什麼……
那些,是什麼?
Ren望著我。他走近。抱緊了我。
「不要緊。已經沒事了。我在這裡……我就在這裡。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我,會保護你的。」
在Ren溫暖的臂彎中,一時放鬆下來的我,感覺到一股睡意……

一隻紫蝶,在朦朧的眼中,失去了蹤影……

 

  陸ノ蝶


「又快到了……那一天。」
她低聲呢喃著。

今天,毫無意外地前往暑期輔導。但,枯燥乏味的課程,令她無法專注。
心中想的只有放學後前去見那個人,令他不會感到寂寞。還有……很快的,發生那個事件的日子迫近了。
她的思緒慢慢回溯--

他和她,一直都在一起。
雖然是兩個個體,但原本是同一個。自小到大,兩人都這麼想著。
即使突如其來的事故、兩親猝逝,也沒有造成任何改變。兩人只是與以往相同地相伴生活著。
與一般的雙胞胎相比,她與他的關係,在旁人看來並不好,甚至稱得上惡劣。
對相同或類似的事物感興趣、然後爭奪。結果是其中一人非本意的退讓。
這就是兩人獨特的相處模式。極為自然、又極為扭曲。

久而久之,在微小的怨恨慢慢滋生的同時,對彼此的在乎也同倍增加。
注意到的時候,已經無法制止。
懷著罪惡般的情感,最後使兩者再也無法平心同處,於是漸漸失去聯絡、不再同住一個屋簷。
可悲的是,接著為了改正自身而轉移情慾對象的行為。
兩人,又再次愛上了同一人。
這次,沒有強烈的爭奪……然而,仍是步上了悲劇的最終幕。
在最後的最後,兩人……


「放學囉!不回家嗎?」
思慮中斷了。她忽地回過神來。
「抱歉。今天不跟妳們一起走了。因為有事……」
簡短地告別邀約的友人,她一人踏上歸途。

那些往事,明明已經,不願去想了。只因為,日期接近的關係。
只要試著回想……那個聲音便會在腦中騷動起來。
『妳,不曾想過讓我們合為一體嗎?』
不曾停止。
『對妳而言沒有壞處喔。因為,我們早就是同一個存在了。不是嗎?』
不想回憶起來……

像是否定似地,她狂奔著。往最重要的人所在之處。
她,僅存的居身之處。

 


「怎麼了?」
Ren自從回來後,就一直緊抱著我。什麼也不說。
現在才發覺,他後腦杓繫著的紫色髮圈。紫色蝴蝶栩栩如生地棲息於上。
很有他,個人的風格呢。
「……」
Ren依舊沉默不語。這麼說來,以前聽過的樣子。為何喜歡紫色蝴蝶的理由……

『紫色很棒。夢幻、瘋狂、又誘惑,很棒。不這麼覺得的人,是他們的事。而且很適合我。
你也……這樣想吧?』
只面向我的笑容。看著他,我不知不覺也,跟著露出了同樣的 笑容……

『我愛【你】喔。』
紫色蝴蝶……在那細肩中,消失。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