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原創小說與同人文為主。V家同人社團「青い結晶」管理人主頁。





  • 1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家同人文-紫の蝶 下(1)[リンXKAITO主]


   柒ノ蝶

「リン……」
女子,陷入了懊悔,與依戀。
有多久,沒再聽到那個名字、那聲音了?種種學生時代的回憶,是那麼地醉人,令人揮之不去。
即使,那只是……一時的「年少輕狂」。年少輕狂,再也沒有比這更合適的形容詞了。

那孩子,不曾把她當成認真的對象。
那孩子,總是以意味深長的表情笑著帶過一切,不曾對她敞開心防。
那孩子,有「無論如何不想輸」的人,以及「無論如何都想得到」的人。那都,不是她。
她,只是那孩子消解時間的對象。她知道這是可悲的關係,卻仍甘之如飴。
只因為……當她為禁忌的性向而痛苦時,只有那孩子,毫無顧忌地接受了她的一切。
對她而言那便是最大的救贖。

剛認識時,她發現那孩子和她一樣,心中隱藏著某個秘密與煩惱。
她原意只是想照顧,幫助--於是便提議,從稱謂開始,將她當成姊姊般對待。
從那一天開始,她允許這麼喚的人,除了親弟弟之外,有了第二人。世上僅有的,兩個最重要的人。
與那孩子相處的一分一秒,她打從心底重視著。相會的日子,總是令她興奮莫名。
那孩子對她說的話語,她不曾遺忘。
那孩子內心深處的結,她比任何人都來得盼望能解開。

她不奢求那孩子能擁有相同的心意,只是能在一起便滿足了。

然而……
『我果然還是沒辦法……把妳當做認真的對象。對不起了。結束吧,姊姊。』
最後一次見面的那天,那孩子最後,這麼說了。
她眼眶溼了,哀傷無可名狀。但最令她心痛的,是那孩子望著她哭泣的臉。
明是傷人的一方……那表情,卻比被傷的她還要悲切。
看著她,那孩子緩緩地離去。直到最後一刻,都溫柔地對待她。
但是兩人,再也無法交會了。
……原本應是如此的。


為弟弟的安危操心,卻意外地,聽見那個令她眷戀的聲音。
但不只是眷戀,她心中也產生了不安。
二年前,和那孩子分手後幾個月的,那一天。
雖然不願相信。
不願相信,那事件夢靨般的真相。
那孩子,參與了,且被列為重要嫌疑人。

『那種危險的事……怎麼可能!警察先生,我求你們別亂說了!
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她,她不可能做那種事!不可能,絕不可能!』
『請冷靜。當事者已經自白了。』
『不可能……不可能!警察先生,請你們再詳細調查一次,拜託了!?』
『沒有必要了!當事人,承認一切了。』
『什……
 麼……』


二年前,那孩子,因涉嫌謀殺、誘拐等罪名,被逮捕了。
幸好當時還只有十四歲,受到的刑責不重。但,仍被迫進了幾個月的感化院。
與媒體渲染誇大的報導相左,她一直相信著那孩子。
但是,一當見到那孩子毫無情感的眼神、染血的身,即使是她,也不禁發顫了……
從那時開始,她便失去了那孩子一切音訊。沒想到相隔兩年,竟是這樣的重逢。
(果然……那時候……真的是那孩子做的嗎?明明已經,快讓他忘記了,為什麼又……
又和那時候,同樣發展了……)
她內心,天人交戰。
為了贖罪,這次一定要趕緊去救弟弟,在事態無法阻止之前;
但私心,卻想再見到那孩子。就算只有一面也好……
究竟,該怎麼做,才能挽救一切?
她已經不知道了--



  捌ノ蝶

Ren最近的情況很糟。
夜裡經常會夢囈,低語著一些聽不太清楚的字句。
只要一醒來,便會緊抱著我,一言不發。  
這時候,會問我:

『你,喜歡的是【我】,對不對……?』
或是
『你是,【我】的……對不對?』
我無法理解他語中的意義。
我一直都是Ren的啊。我,總是這麼回答。
『……說的也是!』
這麼做,他才又放心地笑了。

到底怎麼了,百思不得其解。Ren,為了什麼,露出那樣煩躁的表情?
為了什麼,變得越來越憔悴,甚至消瘦?
『……我不能說。』
他只是以沉重的表情,搖搖頭。
要是我能幫上忙就好了。即便,過去的事我沒完全想起來。
現在,只能在被需求的時候,獻出這個身體。
以我的體溫,慰藉他的心。
只要是你的願望,如果擁抱就能讓你舒緩,不管幾次都不介意。
只要你能,恢復往常笑著、支配著我,那就行了。
即使……腦中說著「有哪裡、不對」的聲音,不知何時,響起了。在某個,更深的、更深的深處。
『快點,想起來吧。』



鈴鈴鈴鈴鈴 鈴鈴鈴鈴鈴
鈴鈴鈴鈴鈴 鈴鈴鈴鈴鈴
一早醒來,Ren不在的房裡,手機的鳴響不絕。
之前一直不知道被收在何處,現在卻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該接起來嗎?
現在,Ren剛好不在,不接的話又會很吵;
可視,如果他回來的話會被罵的,過一會兒等它不響了就好……掙扎著,終究以罪惡感拿起。
「請問是哪位?」
心底已有譜。我熟識的人不多,擁有我電話號碼的人更是少數。其中,最頻繁的是姊姊。
雖然她比起以前,已經很少打來了……不過,之前知道我在外,果然還是會擔心吧。
【……太好了。你終於接了呢,弟弟。】
「果然是姊姊啊。怎麼了嗎?」
希望Ren可以晚點回來,或是姊姊,不要是有太急的事……
【--快點、離開那裡吧。】
什麼?
「離、開?離開Ren的家?」
【!】
「姊姊,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我……沒辦法。」
我不可能離開。為了找回失去的「某個東西」。我想,那一定和Ren有關。
我不可能離開的。待在他身邊,讓我感覺很懷念、很愉快。
這時的我,沒注意到另一端,姊姊的異狀。


【……你、你說……那名字是レン……嗎?】
「是啊。他說,名字是Ren。有哪裡不對了?」
【快、趕快回來!再這樣下去,會很危險!!】
「……什麼意思啊,姊姊。Ren,才不危險。」
姊姊為什麼突然激動了起來?
【不行!很危險!拜託,我已經不想再讓你變成那樣子了!二年前的事、會再發生的!】
姊姊的聲音,近乎哭泣般的懇求著。
姊姊是怎麼了?二年前……的事?
我變成……那樣子……?
「--我不懂妳說的、是什麼意思,姊姊。」
紫色蝴蝶在低語著。
『快點,想起來吧。』

「對我……來說,Ren一點也不危險。」
紫色蝴蝶在低語著。
『快點,想起來。』

「我只……是……想要,找回失去的東西。」
紫色蝴蝶。
『快點,想起,我的事吧。』
吵死了!!
「我一點也不想想起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一直在等你。』
『你會再回來的吧?那個,只屬於我們的地方。』
紫色蝴蝶……失去重力,墜落。

失控了。我、失控了。
我的某處、壞了。
姊姊,哭得好大聲。
為什麼。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不要、再來煩我了。
頭、好痛。好痛啊。
救我。救救我。救救我,Ren。救救我。救救我。
不對。好像不對。哪裡不對。哪裡不對?
名字?是名字嗎?名字不對了嗎。
名字是……什麼?
是Ren嗎。是レン嗎。是……哪一個?

【……拜託了…………回家、快回家。弟弟……姊姊我、我……
我真的……不希望你……我不要再看到你受傷了……】
手機,落在地上。



返家的少女,迎面而來的青年唇間被強行交纏。
空洞的群青水晶,不知何時,頰上盈滿熱流。
錯誤的一對戀人、心痛的女子。
紫色蝴蝶死在回憶裡。



  玖ノ蝶

「……啊、啊啊……再深一點……嗯、啊……好棒……好舒服、啊……」
「學長……喜歡。最喜歡、你了……」
那個大家的偶像、那個學長,現在在她雙胞胎的房間做這種事。
到處都在問知不知道他的行蹤,怎麼可能說得出來。

自從上中學開始,她的雙胞胎弟弟便在外租屋。理由,雙方都心知肚明。
雖決定不過度干涉,但還是偶爾會來到他公寓關照一下。
然而,他和那個學長走在一起、成為那樣瘋狂的關係,是她意料不到的事。

(為什麼……又是這樣。)
她心中,再度升起嫌惡的黑暗情感。
剛升上高中部的學長,是個名人。由於出眾的外表、獨特但又平易近人的氛圍,成為了眾人注目的焦點。
不只是男、女、同級、後輩,都對他抱持好奇、戀慕或憧憬。
就連她,也有些許的憧憬之心。

學長在中學時,曾有過重大又煽動人心的謠言。
他日繼一日,尋找著發洩性慾的對象。據說,來者不拒,不分性別。
之後造成了事件,高中時便不再有這般行為。即使如此,因為記得那謠言而對他感興趣的仍不在少數。
她是如此,他也是。

但事態是她所不樂見的。她還沒想表明心意之類的事,便被他先一步得手了。
(……為什麼,總是……總是要搶走。)
她憤怒,她羨慕,她忌妒。
她已經不想再讓步了……卻還是只能慢慢忍耐。
(--因為,他「有問題」。)
要照顧他。體諒他。讓給他……
於是兩人交往不久後學長被抓狂的他關起來,甚至通報失蹤,她也完全不意外。


瘋狂的紫色蝴蝶。另一個,自己。
以魅惑的姿態舞動,專橫且佔有心重,以絕對的危險香氣引誘,每個對上他雙眼的人。
歪斜的心,使她反感,又移不開視線。
她想,成為他。只要這麼做,就能得到學長……
她想掰開那柔軟的唇,硬是伸入熾熱的舌。
她想撫摸那光滑白皙的肌膚,吸吮那嫩小的蓓蕾。
她想觸碰那熱度核心,將他那因快感而失去理智的模樣盡收眼裡。
她想一個人獨佔,那忍不住流瀉而出的,喘聲,哀嚎,還有流淚的表情。
奪走他所有的呼吸,氣息,讓他只為自己而迷亂……
這麼想著的自己,已經無法回頭了。


「不要……不要了……不要綁,求求你!我會很聽話的……讓我回家……」
只要一來到公寓,最先聽到的仍是那個哭喊。
最先映入眼中的,仍是那個,痛苦掙扎的模樣。
「……不可以。都是因為,學長不遵守約定啊……我只能這麼做了,也沒辦法吧?」
然後,另一人仍是這麼回答。
心底深處已染黑的語調。毫無情感的笑容。
「……是我不好……我錯了!我錯了……原諒我……原諒我啊……」
「不行……你會忘記的,一定。為了不讓你忘記……不能忘記……不可以忘記……」
力道加重。
啊啊!!……不、我絕不會忘記的……不要……好痛,好痛啊……」
「你又在騙我了……?」
悄悄地流下淚,他只是更悲痛地,勒緊細繩。
「----!」

無聲的悲鳴。
她遮起耳,噤聲。
其實,一直都想上前阻止。從手中奪走繩索,放開束縛,再輕柔地擁那人入懷。
但她不能。至少在他還在的時候。因為,得讓給他。得體諒他……
她只能看著紫色蝴蝶,燃燒著僅有的一點理智,持續著不間斷的,痛苦的愛情。
很快地,警方便要停止對學長的搜索了。
日子仍然繼續前進。





某一天。
進門,公寓內意外的寂靜。
「レン(Len)……嗎?」
聲音的來源,蜷曲在室內的一角。那傷痕累累的裸身上沒有繩圍繞,只蓋著一件薄被。
雙眼一如往常被眼罩矇蔽。
她不作聲地緩緩靠近。
「……!……拜託,我有聽話……我有聽話了……我今天,都沒有站起來。也沒有,出去……
原諒我……不要再綁我……好痛……真的好痛……不要了……」
面對那恐懼地顫抖、像個孩子,已看不見「學長」模樣的人……她心疼地,撫上那頰。
「已經沒事了。沒事了……不用害怕。」
她的語氣異樣溫柔,連自己也不敢置信。
「……不是……レン?……是……誰?」
很久沒有被問起名字了。她有點猶豫。
「我是……リン(Rin)。」
緊抱住那人,她輕輕地說出了,因為和他過於相像而不太喜歡的名字。
「放心,有我在……我會保護你。」
不知是維持著警戒的心放鬆了,還是因為她聲音較為柔和,曾是學長的那人靜靜陷入了夢鄉。

這些,被剛好回來的他發現了。
對於總算曝露的她的心意,他並不感到訝異。
「……最大的敵人,原來是リン啊……」
他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
從那天起開始,他漸漸地不再對學長施以暴行了。
紫色蝴蝶,只剩最後一絲餘力。


                         ----(待續)





----後記------------------------------------
寫完柒的時候......這已經不是我原本想寫的「右肩」了。
不過我還是繼續寫。只要我堅持主線的話,結局就不會歪掉...大概吧?
從捌的最後連接玖,開始進入回憶篇。KAITO終於也壞掉了(笑
因為主要是リンカイ,所以レン部份就不交待太多。
我決定只有KAITO才用第一人稱。

紫色蝴蝶到底是什麼已經公開一半了所以(ry

老實說,我現在有點後悔給MEIKO大姐GL戲份,因為右肩有點亂掉了。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不過......即使是不太擅長的GL描寫,似乎評價也沒有很差嘛...
我個人也滿喜歡這一對的,即使一開始根本沒有想到這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