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原創小說與同人文為主。V家同人社團「青い結晶」管理人主頁。





  • 1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家同人文-紫の蝶 下(2)[リンXKAITO主]



  拾ノ蝶

「……?」
也是時候拿掉了--
於是這麼做,但你的表情看起來好像很疑惑的樣子,為什麼?
難道是覺得一直矇著眼睛比較好玩?哈哈哈,我也這樣覺得。
欸……我猜錯啦?真可惜。
不要那麼害怕,只不過是像以前一樣盯著你看而已。
這雙眼睛--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甚至想把它們挖出來程度的喜歡。
開玩笑的,哈哈哈!
不要顫抖啦。我已經決定不再那樣對你了,放心好嗎?
真的。因為仔細想想,做那些事果然不太好。
可是是你不好。我只是稍微懲罰一下,不過分吧?
因為都是你的不對啊!

……真是的,虧我努力不想再生氣。
好啦,不要哭,不要哭喔。我保證不會再對你生氣和處罰了,你也不要再讓我生氣了,說好囉?
最後一次了,這次一定要好好遵守約定。
……嗯,如果你又再犯的話?
我不能說太多。總之,大概不只是繩子綁了。所以絕對要遵守約定喔。
絕對絕對!

對了,差點忘記了。你看!這是今天去幫你買的新衣服--
不會收錢的,反正你現在身上也沒有錢包。趕快去穿穿看啊!穿好給我看看!
哇啊--!果然尺寸和樣式都很適合!我的品味不錯吧?
這可是禮物,要好好保管。……說真的,想讓你一直穿著這套哪。
啊對了!
這麼說來,外面天氣很好。一起出去,久違的約會?
一直讓你待在這裡,很悶吧。
我們畢竟是情侶,唉呀說出來好害羞--所以偶爾也要約會一下,你說是吧?
那我去換一下衣服,在這裡等我。一下下就好,不要亂動。
啊,項圈不可以拆掉。不可以偷偷拆掉!

好了,準備完成。我們走--
嗯?這件黑外套?這是我最喜歡的,所以想最後再穿一次。
和你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也是穿這件吧?
雖然跟制服外套有點像,可是不一樣。不要搞錯。
要去哪裡好?雖然很想去公園散步……但是這些傷痕會被大家看到的。那可不行。
這可是愛情的記號!怎麼能隨便讓其他人看到。那些人根本就不懂。
雖然最近好像有人私底下偷偷幫你上藥,所以傷痕變淺了就是。

你沒什麼意見?不好喔。怎麼能什麼事都讓我決定。
不過因為我是這麼的愛你,所以就原諒。
那……我倒是有個好意見。不如去那裡吧?在學校見面時去的地方。
忘記了?因為你當過學生會長,拿到鑰匙,才只有我們能進去的頂樓啊!
今天是假日,學校還是有開,太好了。沒忘記怎麼走吧?
來,緊緊牽好我的手。最後一次了、呢。



呼啊--空氣真好!感覺,好久沒來這裡了。
哈哈,想到剛交往時的事,真的好懷念。
不過,對不起。老實說,一開始我並沒有那麼喜歡你,學長。
只是覺得,這樣一定能引起那個人的注意,剛好你的長相我也不討厭就是了。
我,本來並不是只愛男人喔。這點跟學長你不一樣。
真要說的話……目的,一直以來都只有一個。其他的,都是假話。
可是那個人還是裝做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又想不做什麼就讓給我了。
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
對不起,我又生氣了。
……所以我不高興,慢慢地不想去理那個人。
其實本來就應該這麼做了。因為不可能實現。那種願望,不可能實現的。絕對不可能。
結果,卻漸漸地,真正喜歡上你了。
越和你在一起,發現更多大家所不知道的你,發現你原來這麼有趣、這麼可愛…越讓我不想放開你。
我,很努力地讓你知道我有多愛你。你究竟有沒有發現?還是,你一直都在應付我?
即使我說過,不希望你和我以外的人在一起,你還是沒有聽進去。
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樣!
因為你不守約定啊!明明是我的!明明說好了卻還是離開我!你好過分、好過分、好過分啊。

可是即使這樣,我還是很愛很愛你。愛到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
把你綁起來的時候,我好想纏得更緊更緊,讓你身上都是我留下的痕跡,把我愛的你,變得更美麗。
你哭泣、慘叫的樣子,真的太棒了,讓我只想更加更加虐待你,讓你更難受。
這樣,你就不可能忘記我了,不會再離開我,不會再不遵守約定了。
正因為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所以才會這樣!才不是我的錯!
一開始的確是因為那個人,可是到後來,是你的錯啊。我……沒有錯。

那個人是誰?是你也知道的人。
過不久就會來了,在她到之前耐心等吧。
今天要做的事,沒有你和她在的話,絕對不行的哪……到時候就知道了。
最後了,是最後了……




  拾壱ノ蝶


很突然地,那天晚上,他叫了她做單獨談話。
「明天,是最後一天了。」
「!你在說……什麼?」
面對無法理解的開場白,她詫異。
而且,那個和自己極為相似的側臉異常沉靜,和往常不一樣。
「我想要,結束一切。」
「!」
她震驚得,什麼話語也說不出口。糟到不行的預感直逼心中。
「什麼……意思?」
已經嚴重到,無法挽回了嗎?她不想,去相信。
現在的狀況,雖還是遠離正常道路,但已經漸漸穩定下來了。
只要繼續維持下去,一定能恢復原來的樣子。
她想這麼相信著。從他扭曲的一開始,她就不曾放棄過「能復原」的希望。
現實是殘酷的,可能性是極低的,但她仍然試著去相信。
永遠也不可能,放棄自己的半身。

「我……已經受不了了。讓我解脫啊!我已經、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才好了!
早就已經壞掉了啊,妳怎麼可能不知道!我已經矯正不過來了!
我想消除掉所有碰他、看他的人,把他關起來然後毆打他、綁他、羞辱他,讓他眼裡只看得到我!
我想勒緊他脖子、用刀子在身上劃下一個又一個的傷口、最後讓他死掉!
在我面前死掉、讓我永遠得到他!
我已經……變成這種沒藥醫的樣子了啊!不行了……不行了。好難受、好難受啊……」
看著語氣越發激動,甚至開始哭泣的他,她仍然什麼也說不出來。

「……已經、我已經不行了。真正該消除的,是我!是我啊。
所以只能這樣了……在我、完全失去理性之前,我要『結束掉』。一定要,讓一切、結束掉。」
語畢,那和她相同的藍眼,全是淚水。她看得出來,他心底負荷量,已經超出太多了。
難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嗎?只有這麼做,才能救他了嗎……
「別……那麼做。」
她只是輕輕說了,賭上一絲希望。他停止哭泣,驚訝地看向她。
「那妳、願意幫我嗎!?」
其實早已有預感。這狀態下的他所提出的,唯一最後一次的請求會是什麼。
她無法忍受。但是,如果這是他最後的願望,那麼,她也只能為他完成了……


『我希望妳能,殺了我。』



於是隔天,還是無情地來臨了。
她忘不了昨晚,「商量」完時,他邊道謝、邊離去的笑容。
那是,睽違多年才終於再次見到的,
純粹無暇的笑容。
為什麼當時,自己沒叫他留下來,或是跟著去?至少,能再多陪伴他一點。
他們倆,到底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的發展……而且長年刻意不單獨見面,終於解開隔閡的原因,
竟是這種約定。明明很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他那比起一般人更加敏感的神經。
他心底是多麼的脆弱,她一直都知道。卻,一直讓自己充耳不聞。她,並沒有積極地幫助他。
事到如今才後悔,或許已經來不及。只是,他最後的笑使她掛念不已。
該怎麼做,才能避免最糟的結局?

「……」
思考再久也無濟於事,她做好一切覺悟,踏出。為了趁,還有機會拯救那兩人的時候。


到了約定好的地點,學校頂樓。那兩人,果然等待著她到來。
其中一人是平靜的,另一人是震驚的。
「妳果然,來了。」
他笑著走近她。然後,偷偷地拿出要交給她的「道具」。那天晚上的約定。
「……レ、レン!你沒說,要過來的是她啊……」
學長,因為害怕與她之間淡淡的交往會被發現,慌了起來,殊不知對方已早就知情。
「你們之間的事,我都知道。」
他不動聲色地說。
「因為是リン,我才會允許的。」
「……怎麼、會……」
學長震驚、絕望的神情令她不忍。但她不加以理會,走近雙胞胎的面前。
「那,我該做什麼?」
他無機質的眼底,笑著。慢慢開口。
「說的也是。那麼首先,該怎麼做才好呢……」


「你希望由我來殺,對吧。」
手上的小刀,閃爍光芒。
搖晃著。

「哈哈哈哈哈!妳沒忘記,真是太好了。」
握緊的掌心。

「為什麼?」
繞圈,走近,徘徊。

「妳覺得呢?難道還有更好的人選?」
直視,望著地下,直視,撇開視線。

「……要怎麼殺?」
往前走,停下腳步,再往前,再停下腳步。

「啊--早就想這麼做了。」
望著小刀。

「果然還是用刺的?」
那光澤,移不開視線。

「直接
刺進來
把我的血
沾上去!」
呼吸變得急促。

「原因……你還沒說出來。」
眼前景象朦朧了。

「我啊……一直都想、合為一體。
我是妳,妳是我。
沒有任何壞處,吧?」
直視。

「……那種事……」
漸漸地。笑不出來。

「除了妳以外,不管是誰,都沒辦法忍受。
無論如何,都想消除掉這個沒用的我。」
不知何時起,彼此距離已接近到,鼻間。

「……」
等著,屏息。

「--然後就想到了!
只要這樣做,就可以了。
我什麼也沒有失去。對妳來說也沒有壞處。
只要我們合而為一就好了!
多麼完美!這樣才是對的!」
笑著的面孔是那麼的遙遠。就像,被透明的牆隔離開。

「不對。絕對是,錯的。」
扭曲的視線,已看不清眼前的人。

「事到如今!妳才說不幫?
來不及了。
來不及了!」
語調的變化。螺絲已經裝不回。

「……真的、來不及了……?」
眼前的人,是誰?自己。是自己。還是?

「只能這麼做了--反正,我們本來就是同一個。
回歸有什麼不對?」
聲音聽來也好遙遠。誰的聲音?

「……看來是沒辦法了。」
小刀,被奪走。

「嗯!盡管過來!
近一點!再近一點!
要刺得很深!盡量深!」
眼裡只剩下自己

「……我、並不是期望這樣的……」
細語著,衝過來。


--
滴、答答……答
鮮紅液體,滴落。
連接的傷口,移開。





「為……什麼手下、留情……了?」
攙扶腹部那,因自己的手擋著而,沒受很大傷的傷口。

「即使……不這麼做,我和你也一直是一體的。不曾有任何,改變。」
試圖做最後的勸阻,緩緩移開承受大半刀身的手。
液體不停止流動。

「妳、還在說這種話!!
已經改變了!就是因為已經改變了、才變成這樣啊!」
音量擴大。對催化失敗而焦躁、憤怒。

「我想要你活著……」
喘息。失血的痛苦,不去在意。
微聲說著。

「妳還想說什麼?真失望、真是失望!最後的請求了啊!到底為什麼要攪亂?」
「因為、想要你一直待在我身邊!」

以最大限度的力氣,許久不曾地喊了出來。
自己的臉,驚嚇。
不可置信地笑。
一瞬,變得悲哀起來。


「……笨、蛋。妳這個、笨蛋……笨蛋……大笨蛋。」
熱淚,止不住地傾洩而出。
「現在才說……已經、已經……來不及了……」
自己的真心。這時才發現。一直藏在心底的,最重要的話語。
「大笨蛋……你也是。」
勉強笑了出來。
「夠了吧?現在還可以……放了學長、我們回家去?
再一起、在曾有爸爸和媽媽的那個家,生活吧……」
伸向哭泣著的自己--



「不行。」
「什麼?」
「不行了。已經,不行了。」
「你、你想做什麼?停下來!停下來,拜託。」
「再見。如果下輩子,也能和妳在一起就好了。」
「等、等一下!不要往那邊去,レン!你想做什麼……」
「我,會一直在妳身邊守護著的。

對不起。我只能這樣了。
因為,實在太愛你了……
希望妳和學長,今後也能好好相處就好了。
因為礙事的我,已經不在了啊。
再見。
不要忘了我的事喔。
我愛你/妳。」

啪!





「什……什麼?這不是、真的吧……」
看見失神的他,走了過來。

「レン到哪裡去了?妳知道、對吧?」
已經再也說不出什麼。

「剛剛那是,什麼東西的聲音啊……?」
往下方看去。
「別看!!」

「咦?咦……」

「什麼……」
由上倒下的小小身體。
「不對、這不是真的。」

「這不是、真的。」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紅色的物體。
「那個是……什麼東西?」

「レン……レン?」

「不要……
不要……
不要啊。

不要啊啊啊啊啊--!!」








----(待續)下回完結


----------------後記------------------------
レン我不知道怎麼寫了,可以砍掉重練嗎(被打
KAITO在拾壱幾乎被無視了。
還有,其實單挑(?)的時候,前段的台詞和描述是相反的。
簡單來說,就是レン說話的時候,寫的是リン的動作和反應。反過來也一樣。
爲了製造效果,刻意不寫清楚。所以一開始拿小刀的人是レン。
從衝刺(誤)之後,就換回原本的描述法。
這種寫法不知道有沒有人寫啊----

......不過,為什麼呢,我一開始明明不是想讓リン刺自己的手、還有說那些台詞。
爲了服務雙子控,靈感中途暴走(?)
嘛,其實也沒有整個刺穿,見血的傷口什麼的,經過兩年當然痊癒啦。(藉口)
拾壱我熬夜到3點才寫完上傳......靈感不讓我睡(泣)

リン幾乎都不會有情緒高漲的時候,但在拾壱破功了。這也沒辦法(攤手)
レン華麗地變成紅色的香蕉醬了。兩年前的事件結果也揭曉。
所以,リン衣服上沾到的是レン+自己的血。(自己的血比較多)

啊我把梗爆得差不多了,不妙(奔逃
下一回是完結篇(終於)就給目前為止都沒出場的路人戲份吧。
爆太多梗了不妙(奔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