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原創小說與同人文為主。V家同人社團「青い結晶」管理人主頁。





  • 1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奇短篇【隨筆「五感喪失」】 上篇




不痛了、
不痛了、
不痛了、
已經不會痛了……
應該是這樣才對。
但是,為什麼……--


上篇


眼球骨祿骨祿地轉動著。
啊,是嗎。原來我的眼皮還沒被缝起來啊。
全身上下,也只剩下眼球可以動。
也是啦。畢竟四肢都被綁住了,
嘴巴也被缝起來了啊。
真要說,「我」為什麼會處在這樣的狀況呢……


一開始,「我」在連自己也沒自覺的情況,來到了「這裡」。
明明連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也不知道,裡頭住著什麼樣的人也不知道、
甚至我連我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也不知道。
只是,一醒過來,就只看到那個人。
那個人身體非常的大。頭很大,手臂很長,腳很長,臉很長,只有一隻眼睛、
一隻耳朵、還有被削掉一部分的大鼻子。
他是個男人。穿著沾上紅紅的、黑黑的痕跡的汗衫,和很髒的長褲。
只有一個人,住在這個怪異的大房子。

房子的外觀,我不知道。
我醒來時,就已經在裡面了。
帶點歐風的簡約走廊上,到處都有著沒有規則的、灑落的紅色斑點。
有些是黑色的,瀰漫著一種奇妙的氣味。
我好像,不是第一次聞到這種味道,但是,想不起來。
在腦中有某種聲音尖叫著,刺激著我不怎麼靈敏的鼓膜。
對沒有進來這裡之前記憶的我來說,這是懷念的味道。
所以,我覺得那味道,是好聞的味道。
很好聞,很香。

在我站起來之前,那個人就離開了。
雖然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但潛意識中,知道他還沒有離開房子。
於是,離開醒來的房間,我往房間前的走廊深處追尋著那個人。
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只是一昧地,跟隨腦中意志行動。

走著,走著,只是走著。
偶爾看到幾扇緊閉的門,發出此起彼落的聲音。
我聽不清楚。那些,究竟是什麼樣的聲音,在叫喊些什麼,或是在怒罵些什麼,
我無法理解。
只是,繼續往深處前進。
眼睛,耳朵,所有的知覺,只朝著或許有那個人在的深處集中。

終於,到了最深處的門前。
顏色是深黑色的木質門,我輕輕轉動門把。
放開手。
啊,為什麼呢?有什麼東西被扯了下來,紅色的血肉暴露在空氣中。
我不感覺到痛。對於大量流洩的紅色液體也沒有任何反應。
我好像,很久以前就對「痛」沒有任何感觸。
一直流下紅色水的地方,有著懷念的香味。
這就是,血嗎?

「醒來了嗎?」
進入房間,果然看見了那個人。
碩大的背影坐在椅子上。沒有轉向我的方向。
我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回答。
我只知道我想見這個人,我想看見這個人。
輕輕,觸摸了那張椅子的椅背。
「啊,過來吧。再靠近一點。」
我慢慢走近他……



(待續)





----後記-----------------------------------
我竟然這麼久才發現矛盾點囧
明明全身都被綁住了,卻還能走路、「用手碰門把開門」?
請當他是……雖然被綁住了但掙脫一些了吧。至少手腳是可以動的。
不過基本上還是被綁住三分之二,行動上還是非常不方便啦。
我下次會多檢查,不再寫得矛盾的...盡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