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原創小說與同人文為主。V家同人社團「青い結晶」管理人主頁。





  • 1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紫の蝶相關)短篇「假戲真做」(18X)

短篇「假戲真做」

 

那一天,連日以來的攝影工作,告一段落了。大家都收工離去,KAITO也是如此。整備好行囊、往返家方向轉身的他,突然被喊住。

「等一下。」

回頭一看,眼前的人,是這陣子因為工作才變得親近的女孩,RIN。雖然年齡比自己小,但在專業技能上不輸給其他人,擁有堅毅可靠的個性。這麼說來或許有點難堪,但是,自己確實輸給她了。

「怎麼了嗎?」以謹慎態度對答,他不希望自己的競爭意識被看出來。

「還有幾個場景需要再拍一遍,可以跟我一起回片場嗎?」

因為是工作,自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然後……

 

 

「喂,這是……真的有這些鏡頭嗎?」翻閱劇本,他許久都無法置信。

「這個真要演出來的話,不太對吧?很明顯的不對勁啊!」

「裡面的確是這樣寫的。」她毫不在乎地聳肩。

「可是,這、這種又不能用替身,難道說……」某個過度驚悚的想像在腦海中浮現。

「沒錯,要我們直接上場。真槍實彈喔。」她這麼說了。專業人員的自尊正讓他動搖。

直接上場……真槍實彈……

真槍實彈。

 

……我們努力把它拍完吧。」內心嘆息著。啊啊,自己終於也到這一步了嗎。正因為是專業人員,所以不能拒絕……於是,KAITO與RIN走向小倉庫,開始著手床戲的準備工作。

 

 

 

『既然已經讓你知道我是女人了,那麼也不必再掩飾下去。』燐迅速地脫去衣褲,坦露出了一直隱藏的體型。

『這是……』見到眼前景象,海都不禁傻了眼。在眼前的這副身軀,雖然發育不甚良好,卻有種獨特的美感。

『又沒什麼特別好看的東西。』燐很清楚自己尚未發育完全的身體沒有什麼大人魅力。

『不,我是覺得……好美喔。』毫不多想,海都道出了真心話。一瞬間,燐看來有點訝異。

……我的身體怎樣都好啦,不是要做嗎?』『啊、也是。』燐照往常一般,開始卸除海都的衣物。

上衣脫去,那嫩小的蓓蕾冒出了頭,忍不住一捏。

『唔……那裡,不要……

『我還沒脫完呢,別這麼快起反應啊。』壞心眼地一笑。

『燐真壞心……

接下來,手移向腰間。然後--整個拉下來。

『咦?你還真的有感覺啦?』眼前那羞澀的分身正高高揚起。

『還,還不都是因為燐……』無可避免地滿面通紅,海都遮起自己的臉龐。

燐微微一笑,並且將唇移向那個敏感點,再深深含起。以一手支撐,一手開始磨蹭。

『嗚……等等,太快了……哈啊。慢一點嘛……

不行。以眼神示意。畢竟這還只是前場而已。燐加快了動作的速度。並非常享受似地聆聽對方那斷斷續續的喘息。

『啊、哈、啊啊,不、不行了……讓我去,哈啊啊--!』就這樣,到達了快感的頂端。

『接下來還有喔。』望著身旁無力的海都,燐再次宣告。

『還有……什麼?』朦朧地看著燐。雖試著想從那雙眼中看出其中意圖,但果然還是什麼也解讀不出來。燐毫無預警地,拿出了一個「物品」。見到那模樣,海都呆住了。

『那個,難道是所謂的……假陽具、嗎?』不懂,真的不懂。燐到底想要做什麼啊。

『正是。我要用這個來抱你。』毫不猶豫。

『咦!?等,等等,為什麼!?平常不是只有用手嗎,頂多用點小道具,可是再怎麼說也……妳真的要這麼做嗎?』

『當然是真的。』不給震驚狀態的海都逃離的時間,燐伸手扣住那肘間。『……說過不會逃的人是你吧。』

『那,那個,意思不一樣……嗯啊!』來不及掙脫,溫熱的指頭便竄了進來。『燐,拜託,我好怕……

『一邊扭腰一邊說,可是沒有說服力的喔。』慢慢地抽送。『這裡還是一樣溫暖呢。』再增加一指。

『嗯,燐,不要,不要老是欺負我啦……』快感的浪潮又漸漸被喚醒,海都失去了反抗的力氣,只是委身其中。

再將第三指埋入,燐露出了愉悅的笑容。『因為你很可愛啊。』親吻那期待著什麼的唇。

『嗯唔……』口腔內火熱的雙舌開始糾纏,時而湊近,時而分開,引出魅惑的銀絲。海都雙眼迷茫,不再說出抵抗的話語。

『怎麼啦?放棄抵抗了?』看來總算是勾起興致了,燐笑道。『差不多可以了吧?』作勢想將手指抽出。

『不要!我想繼續這樣。我會怕……那個東西。』眼中閃過不安的神色。

『怕什麼呢。』笑。『這和你過去接受的東西一樣,只是少了體溫,觸感有那麼一點不同而已。』

『就、就是因為沒有體溫啊!感覺怪怪的。』『沒關係啦。』『有、有關係!』

……事到如今還在怕什麼啊……』抽出。『不用擔心,直接試試看就知道了。』轉過身。

『什……』離去得太過突然的腔內,有某種寂寞。『燐妳究竟是要做什--』

在下身套上假陽具的燐,抬起海都的雙腿,就這樣進去了。

『啊啊!』驚嚇。『有點,痛……』那觸感和人體完全不同,是冰冷又毫無情感的大物,帶來的只有壓迫感。

『厲害……即使是隔著,也可以感覺到你柔軟的裡面。』似乎沒聽見那低語,燐升起了好奇心。

『燐……燐!我想,還是不要用這個好了……』『你忍耐一下喔。』『欸,不會吧,別……

『嗯,等等,停下來,啊,燐,不要,用這個,唔,會痛啦……』在反覆活塞運動之下,說出口的是不成句的話語。

『沒關係啦,再一下就會適應了,一定會。我會讓你舒服的。』誠心地保證,那雙眼看來沒有說謊。

……好吧,我就再忍一下好了。』見狀,海都也只好軟下心來。

於是,之後兩人不再交談,室內只充斥著淫靡的進出聲、急促的呻吟。突然,海都像是觸電般身子一抖。

『嗯?是這裡嗎?』察覺,燐對著那個方向進攻。海都的喘聲,因此產生了變化。

『不要……一直戳那裡啦……感覺,好奇怪……』海都不願承認自己會對那種人造物產生快感,但的確被觸碰到了敏感點。

『不,一點都不奇怪。這樣如何?』加快速度與力道。

『啊!不要!那裡不要!太激烈了!好棒!』淚水與唾液變得無法克制,說出的句子也失去邏輯,海都的理智漸漸空白。

『看來你又快去了呢……我也覺得有點興奮。一起到高潮吧!』眼中只剩下慾望。

『『啊--……』』兩人就這樣,同時失去了力氣。

 

 

 

整理過後,他和她都穿上衣物。

……我說,RIN。」揉著方才擺動過度而酸痛的腰,在牆邊勉強撐著身子問道。

「什麼事,KAITO?」那張愉悅的小臉上看不出任何疲勞。

「這真的是……要拍攝的鏡頭嗎?我是說,又不是色情片,為什麼……」他完全不能理解。自己對自己的犧牲感到些許懊悔。

「沒有啊?」無辜的露出大大笑容。「我剛才有說,這是在演戲嗎?」

「啥?」KAITO傻了。

『我剛才有說,這是在演戲嗎?』

『我剛才有說,這是在演戲嗎?』

----我剛才有說這是在演戲嗎?

無法反應的他,腦中迴繞著那一句話。一陣子之後。

 

「什麼--!所以我被妳騙了!?」顧不得疼痛的腰部,KAITO用力站起來。「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啊好痛。」又再次靠牆。

「哈哈哈。答,對了~!」發自內心地開懷大笑。RIN丟下KAITO,跑向門邊。「沒關係啦,反正沒有其他人看到啊。」

「可惡,妳給我等一下……好痛。我馬上就追過去……」即使這麼說,痠痛的他也幾乎動不了,更別說是跑步了。

「我覺得很舒服喔,謝謝招待!」遠方,可以看見RIN的身影。她稍微大聲地喊,為了讓KAITO聽見。

「可、可惡妳給我記住--」回應的只是毫無氣力的無奈低聲。

 

 

 

 

確定到達KAITO視線範圍觸及不了的地方,RIN又再次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真的,很可愛呢。如果就這樣,真的把他吃了不知道會怎麼樣呢……」天真無邪的笑裡潛藏著黑暗的詭計。這些都是電影結束後的事了。(完)

 


----後記------------------------------------’
解說一下,雖然紫の蝶是那樣,其實現實中的這位KAITO還沒有任何「經驗」。
之前都只是用對話和聲音表現而已,所以在這裡的確被吃掉了,被吃得一乾二淨(笑
我想到這篇構想的時間點非常的......微妙。我本來應該在修羅才對,只是不知為何非常沒幹勁,
所以就把這個幾天前剛想到的東西打了出來。因為沒有事先規劃所以有點亂\^O^/
那麼,謝謝觀看。然後其實我不期待回覆(騙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