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原創小說與同人文為主。V家同人社團「青い結晶」管理人主頁。





  • 1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安捷爾-Side Story外傳(月靡) *R18(全)

Side Story外傳(月靡)
 
「我先說好,像新月你這種輕浮的男人我才不喜歡!」
即使四肢被強行壓住,少年仍然不會妥協。
「別傻了,我們都一起睡多久啦~你不會跟討厭的人一起睡吧,安捷爾?」
看著少年,男人壞壞地笑了。
「那也只是『一起睡覺』而已,又沒有做什麼!而且還不都是你硬擠上來的!」不滿。
「你到底想做什麼啊!?」
「......」男人陷入沉思,表情突轉為認真。「安捷爾,今天不是你成年的日子嗎?」
「是這樣沒錯......?」少年疑惑地望著男人的臉。「又怎麼了?」
「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呢。我忍很久了,安捷爾。你懂我的意思吧?」
這男人只要一認真起來,平時輕挑的面容就會變得非常有魅力。
安捷爾忍不住看呆了。「什、什麼啊......」低下頭掩飾無法抑制的臉紅。
「哪有人會在剛生日就這樣......」真是可惡,自己居然有點動心了。
「我不管。等不下去了。」「等一......唔!」還想抗議些什麼,安捷爾的唇卻被封住。
「哈,唔......嗯嗯。」抵抗不了那私意闖進的舌,少年的警戒不知不覺放鬆了下來,漸漸沉醉。
「安捷爾,我要脫囉。」「什麼......」交纏的唇間突然放開,少年神情恍惚以至於無法反應。
不超過十分鐘,少年身上的衣物全被褪了下來。
「你、你做什麼啊!」注意到、想遮起來,手卻被牢牢扣住。
「你逃不掉了,安捷爾。只要乖乖地交給我就好,一切會沒事的。」「唔......」仍然不太放心。
 
「--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全交給你了喔!先說好,讓我痛的話一切免談。」
「怎麼這麼不相信我啊?放心啦,新月大爺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嗎~」
吻上那潔白的頸子。「好了,不要再說廢話了,放鬆。」輕觸那白肌上的嫩小蓓蕾。
「啊......」因那刺激而忍不住出聲,又馬上捂起嘴。
「不用害羞啦。」「我才沒有--嗯!?」那瞬間,男人含起了花蕾。
「不要......」他無法抵抗那未知的快感,只覺得搔癢難耐。
「怎麼,有感覺了嗎?真快。」男人笑了。
「只,只是很癢而已啦--!?」每當少年想說什麼,男人便開始動作。粗厚指尖揉上另一邊蓓蕾,含著的則是開始啃咬了起來。
「痛!」纖瘦身軀一震,男人便停了下來。「弄痛你了?抱歉。要我停下來嗎?」
「不......只是有點嚇到。」眼角映入已昂起的分身。「可惡,都到這種地步了喊什麼停啊。」
「所以我可以繼續?」「別問了啦!」男人好奇著少年的態度轉變,然後--發現了。
「你這不是很興奮嗎~」一笑,少年的面容更加羞恥。「我來幫你服務一下吧?」
「咦」男人的唇抵上了少年的昂起。「哇,等、你!?」驚訝的聲音被湧入的快感抹消。
男人的口腔既溫暖,又柔軟,尤其是那像蛇一般靈活的舌,那滑動,使少年不一會兒便陷入了亢奮的性快感。「啊......哈啊啊。你這......傢伙,經驗很豐富嗎?」腦中變得無法思考。
聽見問句,暫時放開。「嘛,至少是比你豐富吧。」順便以指節上下套用。
「唔......」白皙臉頰飄紅,幾絲嬌吟不禁流洩而出,男子知道他快到達極限了。
「夠、夠了,新月,快放開......我不行了。」「沒關係的。」更加強勁地舔弄。
「啊,啊啊--!」難以克制,就這樣,安捷爾發洩了出來。那白濁液體,濺到了新月臉上。
 
「--哈,哈唔,啊......」剛解放之後,少年無力地垂下身子。
無聲地舔掉臉上的黏液。「嗯,順利解放的樣子啊。那接下來--」指頭觸碰密穴。
「你,你想,幹嘛......」雖然震驚,但全身無力的少年,只能吐出不成句的話語。
「嗯?難道你想直接來?我可不想傷到你啊。」男人疑惑地望著少年,眼神很是認真。
「什麼......」少年的面色發青。即使是沒什麼性經驗的他,也大概猜得到男人的意思。
「我絕對不要!」「別拒絕那麼快嘛,人家我的玻璃心被你敲碎了......」裝作可憐。「少來!」
「喂、新月,是一定要......做完全程嗎?」看起來明顯地感到害怕了。
「當然啊。別擔心啦,不是說全交給我就好了嗎?」溫柔地撫摸少年白皙的臉頰。
「......好吧。」或許是經不起男人的頻頻請求,少年略帶羞腆地答應了。
「好,首先深呼吸五次。」「呼--哈!?」深吸一口氣,少年便感受到異物入侵感。「你...」
「繼續深呼吸。」「唔......嗯。」只要一做深呼吸,男人的指頭便更加深入。少年的面容漸漸紐曲了起來。
「咦?抱歉,果然還是會痛嗎?」少年搖搖頭。「只是感覺,好奇怪喔......」
「總之不是痛就好。那我再加一根喔?」無聲地點頭。之後,就這樣增加了一根、兩根,也更加深入......然後,到達某個部位時,少年身軀大大地顫動。「喔,敏感點是這裡?」
「哈啊!」本來隱忍著疼痛的吟聲,變得情色了起來。承受男人貪慾的戳刺,少年幾乎要失去理性,什麼話也說不出。他只能一次接一次無法克制地呻吟起來。
然後,不知道是第幾次,少年再也忍不住,伸出無力的手碰觸男人的身軀。
「已經夠了......進來。」
見狀,男人笑了。「我進去囉。」然後,便使勁將那不小的分身挺入少年體內。
「......唔,唔唔......」少年忍耐著,但還是有幾滴淚忍不住掉下來。
即使如此,男人也沒有停止進入,他明白少年會撐過去的。總算,少年還是努力地全部吸收了。
男人以溫柔的眼神望著少年,然後輕吻上那喘著氣的小臉。「辛苦你了。」
「新月......」含著淚望向男人,緊抱住,將臉靠向胸膛。「我的一切就交給你了,不要離開我,千萬不要離開我......」眼淚無聲地落下。
「有這麼痛嗎?」男人故作不在意地開玩笑。「會啦,相信我。我愛你喔,白。」低語那個只有他使用的暱稱,也緊緊地回抱少年。「那,我動了喔?」少年用力點頭。
接下來,滿室只迴盪著男人出力的低聲和少年的呻吟聲。從一開始有點吃力、步調不同,漸漸變得煽情並且同步。
「新、新月,我快要不行了......」少年的臉孔上已溢滿淚水、汗水,以及唾液,看來十分慘。
「啊,我也是。一起到吧!」以男人這句話為信號,幾乎是同時地,兩人不久後到達了慾望的頂點,釋出了黏液。
 
「呼......」無力地攤在少年身上,男人吐息著。
「新......新月,起來啦......好重。」少年同樣沒力地說道,輕拍男人寬厚的背。
「啊哈哈,這下......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了吧。」抬頭,望了一眼少年。
「......我也是。」細語。「嗯?你說什麼啊?」少年的臉龐像火燒一般紅。
「沒、沒有啦。」
「啊-好想就這樣睡覺啊......」聽見男人的自語,少年慌了。「不行!至少拔出來!」
「知道啦。」拍拍頭。男人聽從年少戀人的要求,然後回望。「不去清一下?累了?」
「--站不起來了啦。」男人大笑,走近親吻少年。「好啦,明天會帶你去清一下的,別生氣喔。等我回來再睡哪!」接著走向浴室。
「......新月這個笨蛋。」見男人走遠,渾身無力的少年勉強拉起棉被蓋住身子,彆扭地說道。
接著,如同男人所說,不久便回來了。擁緊閉眼假昩的少年,在額上印下一吻。
「晚安,我最愛的、可愛的安捷爾。」
淫靡的無月之夜,結束了。即使這對戀人的未來,也像那不會升起的月亮一般,徒留朦朧的幻影......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