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原創小說與同人文為主。V家同人社團「青い結晶」管理人主頁。





  • 1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與白-- 之4

 

之4
 
滴,答、滴,答。
在幽禁室的某一角落漏了水,水聲在寂靜的空間迴蕩。
已經不知道這樣度過了多少日子。
既沒飯吃、也不能喝水。排泄的次數也不知不覺變少了。
什麼也感覺不到,只是……一片黑暗。
自己會不會就這樣在這裡靜靜的死去?黑亞想著。
 
想起來,以前也有一段時間過著無助又絕望的生活。黑亞不知不覺陷入的過去的回憶之中……
 
 
在小時候,黑亞曾有一個經濟狀況不算非常好、但是很溫馨的家庭。
雖然個性有些軟弱卻疼愛他的父親,以及脾氣不太好但很關心他的母親。
還有,住在隔壁的杉氏一家。他們也是一家三口,而且唯一的兒子和桂亞(黑亞)是好朋友。
記得他和桂亞差了3歲,名字叫做……輝白。
這和之後遇見的輝白是同一人,其實黑亞在最初就認出了。即使輝白只認為黑亞是他一見鍾情的對象。(那個欺騙我、不守約定的人……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他的模樣。)
 
事情是發生在桂亞小學五年級的時候。那時候,輝白一家搬走了。
因為不願輝白離開,桂亞和輝白定下了一個約定。
 
「不要!不準白哥哥離開!」桂亞當時很小,總是黏著輝白叫著「白哥哥」。
「白哥哥也不想和小桂分開啊,但是一定要離開也沒辦法……」
「我不要我不要啦~~!!」
「小桂……」桂亞無理取鬧地哭叫著,讓輝白有點煩惱。
「有了!這樣好不好小桂,我們來約定!」輝白突然靈機一動,令桂亞感到困惑。
「約定……?」
「嗯!我答應小桂以後每一個月都會回來看你,這樣好不好?」
「一個月……太久了啦白哥哥!」
「唔嗯……那,半個月好不好?」
「嗯!白哥哥一定要遵守約定喔!」
 
然而,在杉家搬走後,一切都改變了。
桂亞父親的公司生意失敗倒閉,所以父親一天到晚都得出去找工作,在家裡能看到他的機會也少了。而且面容越來越蒼白、笑容也漸漸消失……結果,某一天桂亞居然在出外跑腿的時候,
發現父親餓死在街上!那時桂亞哭得好傷心。因為,那個總是疼愛他、溫柔的父親再也不能回到他身邊了。令桂亞更傷心的事還有一項,那就是母親。
 
由於她平時在家當家庭主婦,父親死去後家裡的經濟狀況也就變得更糟。
雖然為了生活也在晚上出去找工作,但是,並沒有多少改善。
她比以往更容易生氣,也越來越不關心桂亞。
原本以為是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所以他原諒了母親。
然而,隨著遲交房租費的日子越來越久,有一天的星期日,
家中來了五六個看似街頭混混的青年,說是來「收房租」。
 
「我這禮拜賺的不夠付,他就隨便你們怎麼做吧!算是抵押。]
「咦……媽媽!?為什麼這樣……」
「不好意思。你現在就只有這種功用了。」
她說了這些話後,就不再說話。只是看著這一切。
還是個小孩的桂亞死命的逃,終究還是敵不過而被青年們捉到。
「媽…媽媽……救我……!」
母親漸漸地,不再看他一眼。
 
青年們施行各種羞辱和虐待,無助的孩子連掙扎都沒得掙扎,只能哭泣和哀叫。
(好痛!好痛!誰來救救我!白哥哥……白哥哥呢??)
沒有人幫助他。連明明約定過,會來看他的那位白哥哥……也沒有來。
(如果白哥哥在的話,就可以保護我了……但是為什麼沒有來!?)
漫長的時間經過,青年們終於停下動作。
 
「該走了……喂!再不交房租的話,我們還會再來啊!」
(還會……再來?我不要……不要!!)
心中徒留恐懼的桂亞,他的願望仍舊是沒得實現。
 
之後青年們總是在假日過來。他們假借收房租名義,不停地折磨桂亞。
雖然相信著,白哥哥還是沒有回來找他。這樣的情況深深地傷害了他的幼小心靈。
每個星期,晚上桂亞的母親工作回來後,便會丟給他一罐藥膏和紗布,然後將他趕到房間去。
每晚,桂亞都只能自己一人在昏暗的房間為自己療傷。他是無助、孤單的……
 
後來不知經過了多少次反覆的過程,桂亞對於身上的傷口已感覺不到痛,也不再哭泣。
他的心也封閉起來,心中除了恨意以外的感情、包括悲傷也一點一點地消失。
他,決定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再也不會尋求任何人的協助,也不需要同情。
他也計畫著一件事……
 
那一天又是一如往常的「收房租日」,那年桂亞初中一年級。
母親剛好出門,他於是做了準備。
(當那些人過來的時候,我要用這把菜刀將他們……!)
正如他所料,那些青年來到時,由於驚訝而閃避不及,被桂亞狠狠地刺傷了。
菜刀的鋒利使他們痛苦地哀叫並撫著鮮血汨汨流出的傷口,因此也無法對桂亞做什麼事。
 
桂亞的報復還不夠。
「死吧--!」
他準備繼續展開攻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