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原創小說與同人文為主。V家同人社團「青い結晶」管理人主頁。





  • 160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ind Scientist 同人文(完全版)KAITO*MEIKO

 Mind Scientist

 

  「今天的實驗開始了,快點準備!」研究員對助理如是說道。「好的。」助理一如往常地微笑回應。這是間小小的研究室,座落在某公司大樓的角落的寧靜空間。進出的人,只有研究員和助理兩人。只有,他們兩人。說是秘密的場所也不為過。

 

  「拿那罐藥還有燒杯給我。」頭也不回地往後伸手,研究員一點也不在意。他知道助理會順從他每個要求,只要是關於實驗觀察上的。那銀框眼鏡後的鏡片閃閃發光。「快點。」

  「好的,這是您的藥和燒杯。」恭敬地遞給研究員,助理很快地回到交付的工作上了。她沒有注意到另一端研究員的視線。不,或許是早已發覺,但裝作視而不見吧。研究員盯著專注的助理一陣子,將鼻頭的鏡架往上一推,才重新開始進行實驗。

 

  接著,是早就習以為常的靜默。偶爾研究員桌旁會傳來化學反應的聲音,助理桌上也持續著抄寫和鍵盤聲,但兩人間什麼對話都沒有。研究員視線不時轉向助理的方向,助理則完全沒反應。經過一段長時間後,助理收拾行囊,並對研究員道別。「再見。」「嗯啊,再見。」

  等待助理走遠、任何腳步聲也聽不到之後......

  「--啊......今天還是不理我。」垂頭喪氣地趴在雜亂的實驗桌上,研究員大大嘆息。助理來到這間小小的研究室至今已經有好多年了。研究員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見到助理的情況:

 

 

  那一天的實驗很不順利,一直合成失敗,電腦也頻頻出錯。「啊~麻煩死了!」研究員非常焦躁,邊用力搔頭邊大叫。正在他決定自暴自棄亂調的時候,門邊傳來的敲門聲。

  叩叩。那是相當平靜的聲音。對於這間充斥儀器與化學反應聲的室內來說,實在很不搭調。

  「......誰?」研究員不耐,但還是走去應門。

  「我是和您約好今天來報到的助理,請讓我進去。」溫和嫻靜的女聲,令沒什麼異性緣的研究員感到意外。「和我約好?」研究員一時想不起來,每天過目的資料太多。

  「是開發部經理讓我到這裡來的,他說有和您談過了。」那聲音毫不遲疑地說道。

  開發部?--那個陰險的小眼男啊。終於回想起來,研究員總算開了門。「進來吧。」

 

  「哇......真厲害!」一開門,研究員看見的是充滿好奇的明亮眼瞳,以及雖然不艷麗卻很耐看的清秀女性。身高矮了研究員一個頭。隱約可見那白衣底下的素雅套裝。

  「我這只有一套桌椅和電腦,妳自己想辦法。可以吧?」緊張而不自覺地語氣強硬了起來。

  「好的,沒有問題!能在這麼棒的環境與您共事,是我的榮幸!」女性如花朵般綻開了微笑,伸出纖手。「請隨意稱呼就行了,不必太在乎我喔。請多指教。」

  研究員望著那隻細白的手掌,吸了口氣才握了上去。「我也請多指教。」

  

  助理不只外型俏麗,更是位能幹的女性。積極進取,專注於工作,也不在意研究員古怪的性格。這讓研究員更加訝異。以往的助理總是做不久,那原因多半是自己的關係,但這次不一樣。這使原本眼中只有實驗與藥物的研究員,漸漸地正視起了那個身影。然而,對不擅長人際溝通的研究員來說,要接近她是非常困難的事。連繫兩人之間的,只有實驗和藥物。因此,研究員每天都很苦惱。

  這份苦悶的心情,究竟是什麼?無法測量、無法計算、無法實驗、沒有結果。研究員曾以為只能維持這樣下去--一直到,那個命運般地一天來到為止。

 

  那一天,研究員的實驗資料上出了紕漏,不知是哪個單位傳遞上的失誤,使得錯誤頻頻不斷。研究員又氣又惱,一股怒氣不知該向何處發洩,甚至大叫了起來。

  「請問怎麼了嗎?」助理毫無預警地靠近,使研究員一時傻住。「......這、這份資料出錯了,不知道是哪個笨蛋搞的,真是浪費我的時間!」很快地振奮起來,但又因緊張而回到自大語氣。「能讓我看看嗎?」助理面露疑惑。「要、要看就快看!」遞向助理,轉開頭。

  「謝謝您。我看看喔......原來是這樣啊。」助理專注的側臉讓研究員不禁看入迷了。

  「有了!」突然,助理像是想通什麼而回頭看向研究員。「什、什麼啦?」研究員為了掩飾慌張而輕推鏡架。沒想到這時助理說出的卻是--

 

  「請讓我來擔任人體實驗的對象吧。」那聲音是多麼地凜利,那眼瞳是多麼地清澈。

  「啊?」研究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讓妳當實驗體?」訝異地飆高音量。

  「是的。這個實驗我已經做過很多次了,非常瞭解,目前這份資料所缺乏的就是人體實驗的結果吧?我相信您的技術一定不會出錯的。」「但......」研究員難得地猶豫了。他第一次感到「不想讓眼前的女子陷入危險」。「我相信您,所以也請您相信我。」助理的話語卻使他動搖。

  「--好吧。」最後,研究員還是答應了。那次實驗,令人意外地非常成功。助理露出早已了然於胸的笑容,研究員則是打從心底鬆了口氣。之後的很多次實驗,似乎以那次為契機,助理提出了多次同樣的請求。研究員也從猶豫、擔憂,演變成信任了。他期待著每次的新實驗,他想相信助理,他認為能和助理一起做出滿意的結果。只要是和助理在一起的話。但是,神是殘酷的......

 

  助理總是準時來到研究室並準時離開,且定時進行打掃。然而那天,助理或許是累了,因而在打掃中途打起瞌睡起來......當研究員發現時,研究室內已經飄起了濃煙。

  「喂,醒醒!妳在做什麼啊!」前去搖醒助理,研究員隨後開始著急地找起滅火器,卻怎麼樣都找不到。「......嗯?」總算清醒過來的助理,發現室內慘狀也傻了眼。

  「妳還在那裡做什麼!快點一起來找滅火器啊!」這個研究室內是沒有滅火裝置的。

  「不用了。」助理,只是靜靜地道出一句話。「在這裡,有您在真是太好了。」那迷茫的眼,此時清楚地倒映著研究員的臉。「妳在說什麼啊!還沒醒來嗎!」研究員用力搖那細肩,但助理一點反應也沒有。她只是--

 

  纖細手掌握住研究員的手,撫向左胸。「這是最後的實驗了。請您,取出我的心臟吧。」

  研究員呆住了。「妳在......說什麼......」兩人或許是第一次,真正地雙目對望。

  「請您將我的心臟放進福馬林裡存放吧。能和您共事,真是太好了......」恍惚的眼。

  「為什麼?為什麼啊!」研究員還想問些什麼,懷中的軀體卻軟了下來。「消防車!」

 

  之後,研究員努力地攙扶著助理逃離現場直到消防員們的到來。研究員體質較好沒受到什麼危害,因為靠近火源而吸入較多濃煙的助理則無法得救。研究員親眼看著助理的遺體被搬入靈安室,眼角的溫熱液體不受控制地流出,無法停止。

  向助理家屬道出那不明所以的遺言,研究員就這樣得到了助理的心臟。他沒有前去參加助理的葬禮,因為助理就在他身邊。他沒有放進福馬林存放,而是選擇放進更能保存的、沒有向大眾公開的新藥液中。就這樣,邊掛念著助理最後那些話的意義,研究員又回到了獨自一人的日子。過了好多好多年頭。

  隨著時代進步,人類造出了外型酷似人的人形機器人,研究員也做出了一個。或許是寂寞,或許是眷戀,或許是無法遺忘,那是當年助理的外型。他也年紀不輕了,於是很多事都讓助理機器人來做。只是他始終不會正眼看機器人。幸好機器人的智慧不高,他心想。研究員把很多事都交由機器人負責,唯獨實驗絕對不會讓它插手。

  他一直留著助理的桌椅,從來沒有讓任何人坐上那個位置。即使是機器人也一樣。機器人就算長得再怎麼像助理也無法取代,只是個為了打掃和雜事的存在。研究員對自己這麼說。

  

  這一天,研究員過度操勞而住進了醫院。他離開前吩咐機器人什麼事也別做,什麼東西也沒碰,過了三個星期。當他回來時......看到的居然是機器人躺在翻倒的助理桌前。

  「妳......不是叫妳什麼也別碰嗎!」研究員震怒,但能源耗盡的機器人沒有給他回答。他老邁的身子歪下腰,撿拾著那些散落的資料文件,然後找到了一個小鑰匙--那是心的形狀。研究員感到納悶。是助理的私物嗎?該不該收起來,或是交給家屬?--結果,是私心戰勝了。
 

  他顧不得一切,喚醒機器人並補充能源,命令它在助理桌椅附近仔細查找。找了一天......一夜......一個禮拜......一個月......半年......一年。自己也下去找的結果,是他漸漸不專注於實驗,最後連實驗也不做了。研究員已不再年輕,身體機能也每況愈下,但他無論如何都想找到答案。那個,助理最後說的話語的意義。

  --終於,研究員在那副桌椅的抽屜深處,發現了一個有著心型圖案的紅色小盒子。試探性地將鑰匙插入,成功開啟了。放在裡面的是一塊糖,以及一張塗鴉地圖。跟著指引,他繞過了社區公園,咖啡廳,學校,然後回到公司.........最後來到的,是一家花店。

  

  『請訂購一打紅色玫瑰花束。』地圖上寫著這行字。於是,研究員照做了。見到研究員手中握著的塗鴉地圖,老店長微微地一笑。「要來拿這束花的,原來就是你啊。」研究員不解。接下店長傳達的紅色花束,他發現其中深處似乎夾著什麼東西。回到研究室,放下玫瑰,研究員將手伸入花束中;或許是店長粗心,他被荊棘刺了一下。然後,取出--是一張卡片。

 

『致 親愛的教授:

 

  不知道您究竟花了多少時間才看到這張卡片的?大概,這時候我已經不在人世了吧。我一直瞞著您兩件事,也一直希望您能發現......看來,結果不理想呢。

  第一件事是,我仰慕著教授您。說仰慕可能不太對,因為我光是能和您一起工作就開心得要命,每天都很期待。我也注意到您的視線了。我一直等著您來約我,等著您來和我說話,或是,是否能讓我小小猜測一下您對我的心情是不是和我對您的一樣?

  但是,沒有呢。大概是我不夠吸引人吧。我對教授您來說,只是個可有可無的助理,以及實驗對象而已。對您提出成為人體實驗對象的要求時,我真的非常緊張,但早就有覺悟了,我也相信教授您;所以我不怕。

  

  第二件事就是,我能活著的日子不多了。我從來沒告訴教授您,其實我被診斷出患有肺癌末期。我的呼吸系統一天比一天差,連一般生活都有問題,但是為了和您一起工作,這些我都隱忍了下來。但是,我也沒剩多少日子了吧。所以在最後,我希望能讓您正視我,我想以不同的方式一直待在您的身邊。當我死亡的時候......我希望您能收下我的心臟。

  我的心臟是為了教授您跳動的。即使您不明白,即使您沒有察覺到。我不敢當面告訴您,所以在這張卡片裡寫下了我隱瞞的所有事。

 

  最後了。您知道紅玫瑰的花語是什麼嗎?是【我愛你】喔。即使我不在了,我也永遠愛您,教授。我的心靈隨時常伴您左右。                       

                                      Meiko』   

  

  

  

  讀完卡片,研究員抱起他隨意放置於桌上的那束「心意」,痛哭了起來。啊啊,好痛,為什麼會這麼痛,為什麼自己什麼都沒有明白,為什麼......一旁,神似助理的女機器人凝望著他。他發瘋似地推開它,跑向存放著心臟的櫃子,取出罐。

 

  「為什麼?為什麼要瞞著?為什麼會喜歡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為什麼......

  他不斷地問,不斷地哭泣,再也無法滿足,再也得不到任何答案了。

 

(完)




-----------------------------------------

其實本來是不想給女主角定名字的,但果然還是不行,所以就變成カイメイ(KAITO*MEIKO)向了。
整個就一股作氣的衝動,沒什麼好說。大概吧。雖然有想到其他能說的,但還是放在合本裡就好(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